白字

空******

[sciles]You trust everyone.

CP:Scott McCall/Stiles Stilinski

*时间线为S05

*友达以上,恋爱未满

*Malia和Stiles交往前提


You trust everyone.I trust you.


正文


stiles烦躁不安。

他总是有预感会发生不好的事情。

也许只是他一贯的多疑。他告诉他自己。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没有阴谋,没有死亡,没有更多的超自然生物……他们会迎来期待已久的高三,然后各自走向新的旅途……

Oh god!这或许就是他所担心的!现在他拥有朋友——好的像兄弟一样的朋友、女朋友、普通朋友、……一切都很美好,但它不会一直持续下去,它是有限的,更可能它只会成为一种过去。然后在未来他会有一个新的best friend、一个新的女朋友、新的伙伴、更甚者他们中没有一个会是他现在所拥有的。

这些都是他所害怕的、不安的、焦虑的。他害怕他会遗忘所有这些一起经历风雨的朋友,也害怕被他们所有人遗忘。

Come on!Stiles!你不会让这些发生的! 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,聪明的Stiles一定有方法补救的!

Stiles不断说服自己,甚至做好了几个意外发生的补救方案,为他自己和Scott畅想了美好的愿景并打算赋予行动。

但现在发生的一切,都不在他的预想范围之内。

Theo回来了。他看起来和四年级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——他敏捷、强壮,有完美的发型和漂亮的脸蛋。

但仍然令Stiles烦躁。

Theo Raeken从四年级开始就是他烦躁的增幅器。而其中最让他郁郁寡欢的是,Theo总是想要在他和Scott的紧密情谊里插上一脚——严格的说,是挤走Stiles,傍上Scott。尽管那时候Stiles才是两人中较受欢迎的那个。

Stiles不愿承认他的危机感来源于Theo充满诱惑力的外表和真挚的话语。

“他看起来无辜的像个蓝眼睛的小姑娘。”Stiles用手指掰着自己的下嘴唇,“人们会被拥有美好外表的东西迷惑,但Stiles不会轻易的被欺骗。”

“你一个人在嘀嘀咕咕什么?”Liam磕磕绊绊的走在他后边,没有一点狼人该有的敏捷和游刃有余。

“你是一个狼人,”Stiles翻着白眼“你能够听清楚我说什么。”

“我能够听见不代表我明白你在说什么,”Liam反驳,“并且我是个还在学习控制自己的狼人。”

“是是是,你还是个小狼崽子。”Stiles又开始嘀嘀咕咕。

“我能够听见!”

“Okay,小狼崽,我们应该停止讨论你的狼人能力的问题,那是你的alpha应该担心的。现在,把注意力集中在Theo身上,告诉我,你有什么发现。”

“没什么特别的,穿着得体,闻起来感觉也很好。”

“没有人是完美的,他一定隐藏着什么。”Stiles有强烈的预感,关于Theo隐藏着什么,而且这个什么,并不是无足轻重的。

“Liam,去捕捉他的情绪。”

“他,他很——”Liam尝试着用语言描述这种粘稠并且让他有种绵长的钝痛感的情绪,“他很悲伤,就像,他在哀悼。”

然后Stiles马上明白了Theo在干什么。这让他也开始悲伤起来,并且感到尴尬,难堪。

“这也说明他不是完美的对吧?至少悲伤也是种负面情绪。”Liam笨拙的安慰让Stiles的脸色更差了。他一边和Liam解释Theo姐姐的事,一边头也不回的往前走,直至走到他蓝色的吉普前,属于Scott的摩托让Stiles起伏不定的心脏一下子掉进胃里。

Stiles预感一场争吵正在酝酿。

Stiles一直都知道自己有很多毛病。在不合适的时候发挥他的幽默感,极具好奇心,多疑,也许有时有点被害妄想。但总的来说他还是个好小伙,他为朋友考虑,*会为了朋友深夜踏进藏有未知危险的森林……

Shit!可能这就是Theo迷惑人心的方法。

Stiles在心里给Theo已经是负的信任值又降低一个梯度,而打不着火的蓝色吉普令Stiles的烦躁更上一层。他不想和Scott争吵,尤其是在Liam面前,这让他俩看起来像在孩子面前争吵的父母。

但Scott永远拥有让人敬佩又头疼的勇往直前。

*“Why can’t you trust anyone?”

*“Because you trust everyone!”

现在他看起来是夫妻吵架中更无理取闹的那一个了。

Stiles的烦躁越过了阈值,他忍无可忍,一拳打在发动机上,剧痛立即爬上了这个脆弱的普通人类手上。

哈。就像他说的,他对坏事总是有所预感。

而Scott也总是出人意料。

尽管Stiles不想刚指责完Scott(并且可能是他自身理亏的情况下),就接受对方的好意和帮助,但就像他们的以往一样,Stiles Stilinski总是对Scott McCall没辙,特别是后者用他的狗狗眼专注的看着你的时候。

疼痛逐渐消失的感觉很奇妙。这是Stiles首次体验被狼人吸取痛苦的感觉,过去他只尝试过从Scott身上吸取痛苦。那感觉黑暗、尖锐,令人窒息和上瘾,但现在,他只感觉到柔软和放松,抹去他的烦躁,平息他的烦恼,使他非常安心。他甚至分不出这是因为狼人的力量还是因为Scott握着他的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知道了。

他知道你杀了Donovan。他不会原谅你的!

不!那是自卫!如果你不这么做,Donovan会杀掉你!然后杀掉你那个让他坐牢的警长爸爸!

但Scott不会那么做。Scott会尝试去救下任何一个人,即使他要救的对象有要他性命的可能。

所以他不会原谅你的。

尽管如此,Stiles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。

*“Scott,just tell me how to fix this,all right?”

“Please,just tell me,what do you want me to do?”

他竭力平静自己颤抖的嗓音,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脆弱,尽管它已然一览无余。

Stiles不是一个只会等待的人,他总是会想办法去补救,去挽回。但有时候,不是他想要去挽回,就一定能成功。事实上,他的主动很多时候并不会带来正面的结果。即使他十分希望Scott会理解他,会接受他,但这仅仅只是他的希望。

他一向只对坏的事情有预感。

就像这一次。

“It's okay,Stiles,It's okay……”蓝色吉普又熄火了,Stiles把头重重地靠在方向盘上,他告诉自己没关系,这就是Scott,而随着时间流逝,这些小疙瘩会渐渐淡去,他们会重归于好。只是,随着时间淡去的,还有他们的感情,他们不再是best friends,不再是彼此的the one……

“Oh shit!It's not okay!It's totally not okay!It's shit!It's fucking shit!”

stiles把所有的扳手都扔掉,就像他可以把这些狗屎一样的破事摆脱。

他想发泄,想破坏一切他视线中的事物。

“啊——!”stiles的拳头击打在吉普的引擎盖上,他的叫喊停了下来,像他的愤怒,随着疼痛的到来戛然而止。

痛。

很痛。

他喘息着。

但这一次再没有人可以减轻他的痛苦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heo的所作所为完全暴露了。

不是因为Stiles的怀疑与调查,即使他的确曾经发现过蛛丝马迹,但他最终也选择了相信Theo。

Theo Raeken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上。

Stiles愤恨自己的无能为力,愤恨自己没有更加追根究底,愤恨自己的天真,愤恨自己让警长再次受伤……并且,他也开始怨恨Scott。

他知道实际上这不是Scott的错,归根结底,罪魁祸首是Theo,还有the dread doctors。

但理智并不能百分百阻挡情感的倾斜。

也许是巨大的失望使Stiles对Scott的爱转变成了强烈的恨意。他失望于Scott没有好好保护他的家人,他失望于Scott相信Theo,他失望于Scott不相信他。。

但看到巴着眼来找他,可怜兮兮孤单一人的Scott,stiles唾弃自己,他总是对他冲动的狼人兄弟没辙。

他按捺着原谅Scott的冲动,想把对方丢在一边。

然而这个善良得愚蠢、从不顾自己安危、从来不会看人脸色、低情商的白痴狼人就这样挡在他已经发动的吉普面前,说着诚恳而动人的话。那是与Theo精心雕琢的话语不同的单调和直白,却直达Stiles的心坎。

现在他们又一起坐在Stiles的蓝色吉普上了。但陪伴他们的只有沉默。

“I know you still want to trust everyone.”Stiles最先沉不住气,并且仍然像是在指责。

“And I know you still don't like it.”Scott温和地说。

然后他们又回归了沉默。在一片寂静之中,Scott缓缓的把左手覆盖在Stiles的右手上。他只是轻轻的放上去,没有握的很紧,但很坚定。

“What?”Stiles面无表情,“我现在可没有什么疼痛需要你吸取。”

“No!Umm…no,”现在Scott像从前的那个狼崽了,“我只是,我只是想要抓住你。”

“Hmmm……我以为你才是我两之间应该被抓住的那个*。”而明显的Stiles不再面无表情了。

“Stiles,我想要抓住你。我不想再次失去你的信任,”这听起来才像一个ture alpha该说的话,“And I promise,I promise I will always believe  you.”

“Wow,Scott McCall现在也学会说漂亮话了吗?”Stiles让自己听起来有点刻薄,尽管他已经原谅了Scott。

It's okay if you trust everyone,it's okay if you don't trust me.

Because I always trust you.



*S05E02小树林Theo说过得话。

*S05E02小树林sciles争吵。

*S05E09Stiles雨中请求。

*S01E08Stiles用手铐铐住Scott


[all/stiles狗血脑洞]

CP:Derek Hale/Stiles Stilinski

     Peter Hale/Stiles Stilinski

     Scott McCall/Stiles Stilinski

     Theo Raeken/Stilse Stilinski

     Malia Hale/Stiles Stilinski


###万人迷stiles注意


Peter是狼群的alpha,stiles是他的omega。

Derek对自己的年轻的婶婶图谋不轨,联合scott干翻了peter,自己当上了alpha,拥有了stiles。

但scott暗中有自己的谋划,他也想要把stiles占为己有。Scott助Derek成为alpha,但他知道Derek并不那么具有竞争力*,他最终成功靠自己的力量成为true alpha,打败Derek,喜获stiles。

好景不长,来自奇美拉族群的首领Theo想要抢夺狼群的领地,窃取头狼的力量,他潜伏在scott身边,靠着天使的面孔和漂亮的话语迷惑狼群中的成员,取得scott的信任,而scott最信任的人stiles却一直怀疑Theo。聪明的Stiles引起了Theo的兴趣,他也开始想要得到stiles。

Theo认识到Stiles是他分裂狼群的主要阻碍,他致力于让sciles两人互生间隙,并且成功了。狼群最终分崩离析。

另一边,满怀怨恨的peter并没有放弃夺回自己的Omega,夺回自己的地位,他阴谋吸取了Derek的力量,并策划杀死scott。

此时,一位全身赤裸的卷发少女在树林中被离开独自狼群的stiles救起……




*Peter叔对Derek说过的话。